跟外国领导人的承诺涉密?特朗普遭情报人员举

更新时间:2019-09-21

  他曾生气地挂断澳大利亚总理的电话,也曾把自己的号码给至少两位别国领导人,让他们直接打给自己……自上任以来,特朗普与其他领导人的沟通,与他处理其他事情一样,不遵守任何规则、随心所欲。

  但是,一位情报告密者的投诉,正让特朗普与外国同行的交流受到新的审视。周四(19日),华盛顿对此事的猜测达到了白热化,但由于刚上任一个月的代理情报总监拒绝交出投诉信,内容仍然是个谜。这一投诉也引发了美国情报部门与国会之间的紧张对峙。

  当地时间9月18日,《华盛顿邮报》最先披露,美国情报界的一名官员向情报监察长阿特金森 (Michael Atkinson) 提交了一份正式的举报人投诉,称特朗普在某位外国领导人的通话中做出了一个“承诺”。网站被黑客攻击首页源代码中好多链接怎么办。该情报官员认为此“承诺”涉及国家机密,令人“不安”。

  不过,《纽约时报》19日的报道称,该投诉不仅仅涉及一个单一的“承诺”,而是有关多项活动。

  特朗普19日在社交媒体上否认自己的不当行为,他说:“另一则假新闻——永远不会结束!事实上,每当我与外国领导人通话时,我都知道可能有许多来自美国不同机构的人在听这个电话,更不用说其他国家自己的机构了。这没问题的!”

  “既然都知道,有没有人会蠢到相信在这样一个潜在的‘人口稠密’电话会议上,我会对外国领导人说一些不合适的话?无论如何,我只会做正确的事,只会为美国做好事!”

  这项投诉是8月12日递交到阿特金森手里的。根据《情报界告密者保护法案》,阿特金森有14天的时间决定投诉内容是否真实可信,是否属于“紧急事件”。(“紧急事件”指所投诉的内容牵涉“一个极其严重或公然违法问题,包括滥用权力、违反法律或行政命令。或在涉及机密信息的情报活动管理方面有重大缺陷”等)

  阿特金森最终认为,这一指控是可信的,且属于“紧急事件”,这也就意味着,此事需要通知国会监督委员会。

  但是,当阿特金森将这项投诉正式转交给代理情报总监马奎尔(Joseph Maguire)后,马奎尔没有在众议院情报委员会设定的最后期限前交出投诉的实质内容。

  特朗普此前任命马奎尔于8月15日起正式代理国家情报总监一职。马奎尔的举动被认为是在不恰当地保护总统,这也成了控制的众议院与特朗普政府间的最新争端。这场矛盾在9月19日升级。

  据《纽约时报》报道,19日,阿特金森在不向公众公开的会议上向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作证。

  此会议是该委员会主席希夫(Adam B. Schiff,加利福尼亚州人)迫使美国情报官员向国会披露举报人投诉全部细节的最新举措。

  此外,希夫还在19日的会议后告诉记者,他仍然不知道投诉的内容,也无法得知白宫是否参与压下此投诉的行动。他说:“我们决心尽一切努力来确定这个紧迫的问题是什么,确保国家安全得到保护,确保这个告密者得到保护。”

  目前,外界对上述投诉的细节内容还知之甚少。《纽约时报》称,不知道特朗普和哪位领导人的什么谈话,会让情报官员提出投诉,并使阿特金森认为此为“紧急事件”。

  根据法律,投诉必须涉及“一个极其严重或公然违法问题,包括滥用权力、违反法律或行政命令。或在涉及机密信息的情报活动管理方面有重大缺陷”,报道称,两位外国领导人之间的对话本身并不是情报活动。

  法律专家表示,尽管特朗普可能与外国领导人讨论过情报活动,但他作为总统享有广泛的权力,可以解密情报机密,命令情报机构采取行动,并在他认为合适的情况下指导外交政策的执行。

  特朗普与外国领导人交谈经常采取随心所欲的方式。一些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情报官员认为这是一个令人不安的“承诺”,可能只是一句无伤大雅的评论。但情报机构中一些人长期以来都在担心,他们与总统共享的信息正在被政治化。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白宫记录显示,特朗普8月12日投诉信提交前的五周内至少与5名外国领导人进行了对话或互动。

  其中包括特朗普7月31日与俄罗斯总统普京的通话。此外,这段时间里,特朗普还称自己至少收到了两封来自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信件,称它们是“美丽的”信息。今年6月,特朗普公开表示,他反对美国中央情报局(CIA)针对朝鲜的某些间谍行动。

  7月,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其他外国领导人,包括巴基斯坦总理、荷兰总理和卡塔尔埃米尔(国家元首和武装部队最高司令)。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挂牌彩图今天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